CN | EN

“我只做了我应该做的工作”——访豫光金铅劳模、锌业动力厂副厂长李江涛

发布时间:2018/4/12 14:05:21

发布者:本站

浏览量:452

  1999年7月,李江涛从南京理工大学毕业后来到河南豫光金铅集团公司。十几年来,他从一名普通职工、设备管理员,再到工段长、生产科长、副厂长,主抓安全环保等工作。这次又被评为公司劳动模范。
  他究竟有何过人之处?4月3日,带着这一问题,笔者采访了李江涛。
  “我只做了我应该做的工作。是大家抬举我吧。”李江涛回答。
  “让每一次‘吓一跳、吓出冷汗’
  都起到警示作用”
  “2017年6月,我们组织班组长以上人员,进行安全培训,主要培训‘海因里希安全法则’,以提高职工的安全意识。”李江涛介绍道。
  海因里希法则是美国人海因里希通过分析工伤事故的发生概率,为保险公司的经营提出的法则。这一法则揭示了这样一组数字的联系:在1次重大事故的背后,必有29次轻度事故,还有300个潜在隐患。
  李江涛说:“这条法则告诉我们,在发生重伤事故后惊慌失措,不如查找和排除造成事故的原因更为重要。在尽早消除危险状态的同时,杜绝职工的危险行为,消除身边‘吓一跳、吓出冷汗’的险情。减少海因里希法则中的300个潜在隐患的发生率,杜绝安全事故。”
  由此,他萌发出一个想法,在工人中广泛收集“吓一跳、吓出冷汗”的事故案例。让工人还原事故现场、拍摄事故场景,用彩色照片打印成册,要求工人平时或在班前班后会学习,分享工作中遇到的危险情况,提高大家的安全意识。
  李江涛说:“让每一次‘吓一跳、吓出冷汗’都起到警示作用。”
  “只要思想上重视了,他们就会时时注意安全,保证自己安全。”李江涛这样介绍说,“动力厂已形成公司、家庭、员工三方面齐抓共管的局面。”
  解决了一个行业老大难问题
  污酸治理一直是传统锌冶炼行业老大难问题,处理费用高,牵扯面广。
  江涛接到污酸治理的攻关课题后,便查资料、找信息,在得知长沙一公司拥有污酸处理的新技术后,便主动与其进行联系,并前往考察,进行方案论证、项目选址。2016年,与其签订了20m3/d污酸中试项目合同。
  本以为可以松口气了他,又被对方的一纸通知打乱了计划,对方以合同条款不公平为由,要求修改合同。江涛又一次展示了他的沟通协调能力,通过反复沟通,共同分析利弊,最终达成了双方都满意的合同条款。
  莫道此山高,更有难登处。产出合格的产品后,产品的去向又成了一个大问题。
  于是,他便主动想方设法到相关企业寻求销路,和相关技术人员反复沟通。虽经多次碰壁与白眼,但他从不放弃,多次大门外的守候,为他们端茶倒水,想方设法邀请技术人员化验数据。最终,他的诚心感动了他们,多个企业都同意使用他们的产品。
  “工作到我这里,
  不能再往外推了”
  最近几年,线路下侧的超高树木一直威胁着锌业公司电网的稳定运行。
  在夏天,最怕电话响。前两年,每年都有恶劣天气,110kV都会因为树木问题停电,李江涛经常晚上被电话吵醒。他冒着大风、大雨、雷鸣、闪电,带着工人排查线路。后来,只要一有大风雷雨,不管白天还是晚上,不管上班与否,他都主动赶到公司,确保了公司的正常供电。
  李江涛常说,干工作,我们不需要做时时灭火的“消防员”,而是先知先觉的“预测员”。每次刮风下雨,都这样胆战心惊,被动地工作,总不是个办法。他下决心消除线路树木隐患,做到防患于未然。
  从10kV铅锌线、110kV裴桃线,到最后的110kV苗莲线。只要线路下方有超高树木的,他更换绝缘线,克服困难修剪线路下方的超高树木。在厂区外修剪线路下的超高树木时,面对周边村民的阻挠、甚至是谩骂,不善言词的他总是耐心解释。
  有人曾问他:“公家的事你有必要受这委屈吗?”
  他回答道:“我是动力厂这项工作的负责人,工作到我这里,不能再往外推了。”
  正是因为有他的这种敬业精神,2017年,锌业公司110kV供电线路首次实现了零事故运行。
  做好工作,不忘传承家风
  李江涛一家人,包括父母、哥哥、嫂子、妻子、妹妹,都在豫光或曾在豫光工作,一家人都对企业有特殊的感情。
  “我和妈妈生活在一起,妈妈平常叮嘱我最多的一句话就是‘安心工作,注意安全’,家里的事尽量不让我操心。”
  而在孩子的眼中,他一直扮演着“严父”的角色。他给女儿树立的三条红线,即“认真、诚实、努力”,在上学路上经常教育孩子,不管啥时候都要记住这六个字。
  孩子学习轮滑、舞蹈和钢琴,时间比较紧张,周末都安排得满满的。他经常教育孩子:“凡事认真,凡事提前。认真学习,为训练争取点时间;认真训练,为学习争取一点时间,不能落下任何一个方面。”
  他总是想把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积累的经验讲给孩子听,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少走一点弯路。
  看着家里摆满的轮滑比赛的奖杯和奖牌,听着女儿悦耳的琴声,感觉女儿在慢慢长大。做好工作,不忘传承家风,李江涛感到很欣慰。